而长长的头发到了这里却成了麻烦
2018-11-05 08: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回想起头一天夜里,飞行完回到宾馆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在这之前的一天,飞行完回到宾馆是凌晨四点。连续的两天夜航,完全紊乱了的自己的生物钟,再加上一整夜和疲劳抗争时喝下的咖啡,睡眠时间就是零。

一周,一个小小的时间节点。但对于张立坚机组来说,却是异常的漫长,因为此刻这是中国人传统的新春佳节,他们却只能在异乡默默地位家人祈福。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飞行生涯中的第一次,以前过年驻外最多为四天。

驻庄半个月,请假三个半小时,完成一件事——理发

王永福是所有山西分公司飞行员当中蛇年春节在庄里呆的时间最长的飞行员,大家戏称他为“最悲催的庄里人”、“资深庄里人”。

由于今年的雾霾、降雪等特殊天气时常发生,石家庄正定机场经常被大雾笼盖,延误、流控已见怪不怪,延误几乎每天都发生,机组半夜休息已是常态。

从机场乘大巴到市里50分种,下了车找理发店30分种,理发20分种……等王永福理完发回到宾馆已过去三个半小时。

去年年底,山西分公司成立石家庄基地。仅不到的两周时间里,派驻这里的机组便给石家庄基地起来一个形象的名字:庄。“庄”象征着村落、田舍,但在飞行员口中或许还暗含着偏僻、单调,夹杂着些许无奈。因为这里远离市区,周围一遍荒寂。每每相互问及石家庄天气状况之类的问题时,飞行员们都会用“庄里情况现在怎么样来”来提问。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党委工作部,

这个“庄”挺神秘,这个“庄”挺难过。但这个“庄”没有吓倒我们的飞行员,没有阻挡山西分公司飞行员们对职业的忠诚,对安全的承诺。

为回家和时间赛跑

“坚持一个安全为根的准则,带一支能接受各种考验的队伍,树立一种全员奉行的诚信态度,创造一个服务安全的好的氛围”,那一句句掷地有声的“四个一”标语今天仍高悬在东航山西分公司飞行部墙上。今天,从飞行员身上,从他们一点一滴的行动中,我们看到了安全,看到了诚信,看到了他们用坚强的意志接受着各种各样的考验。在他们身上,我们甚至看到了飞行安全美好的明天。

打电话成了奢侈的问候,但年味浓浓的大年夜,他们也找到了自己简单的快乐:“我们在台北的上空看到了美丽的烟花,那是人们在庆祝春节,也是我们的春节。”

那天是腊月二十三,北方过小年的日子。当时正在太原准备去理发的王永福接到通知,马上去石家庄临时换班。王永福立即提起飞行包出差来到庄里。而长长的头发到了这里却成了麻烦。

春节期间,张赟在庄里总共呆了7天。他说:“在这里,电视对我来说形同虚设,我可以四五天都不开电视,不飞行的时候我一般都在休息,睡觉。”

然而,只在家呆了才短短的两天,张赟又接到电话:“请做好准备,明天去石家庄飞行。”又要进庄了。面对这样的安排,张赟认为很平常,除了照常参加飞行,他还说,“这是任务,服从安排就是顾全大局,我必须这么做。”

张赟的话不禁令人心疼。对于一个二十多岁,尚未成家,又酷爱运动的年轻小伙子来说,能把睡觉当成业余生活的,如果不是因为疲劳还会因为什么呢?那一天,他们急切地回到家,因为在他们心里,一直有一个更加温暖的期待--回到温暖的家里,休息、熟睡,会更踏实。

“虽然想家,但到了台北就不能打电话了。”他们这样说道。

“这里离市区很远,休息的时候没有地方打发时间。”“不飞行的时候,在这里挺单调,挺寂寞,挺想家。”目前仍然呆在庄里的王永福电话里无意间吐露了心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这个月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但回家的日子只能等电话通知。”即使再困难,他始终牢记自己对飞行的承诺——做一名讲诚信的合格飞行员。

1荐闻榜

那天是正月初三,李玮、张赟机组一接到可以回家的通知,立即买了当天最早回太原家里的火车票。事实上,他们已顾不得头两天连续两天的夜航飞行,顾不得身体的疲劳,归心似箭的急切心情令他们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家。

这里方圆百里没有超市商店,没有理发店洗衣店,去哪里理发?这还真是个问题。

在笔者的采访中,这个神秘的庄里还确实发生过一些“怪”事:万家团圆的春节,打电话也会成为奢侈的问候;最平常不过的娱乐设施电视,在这里却会成为多余的摆设;航班计划表中没有显示的夜航,实际飞行时,夜航、延误却时时发生;一但进了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们是职业飞行员,驾驶着最快捷的交通工具——飞机,而为了执行飞行任务,却要乘坐火车去飞行;他们把千千万万旅客送回家,却在万家团圆的新春佳节回不了自己的家;在这里,他们除了飞行,就是呆在这个距离市区很遥远的郊区宾馆里,与寂寞相伴,与单调为伍,而他们却用无声的行动信守着那份对飞行的承诺:顾全大局,保证安全。他们,就是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山西分公司参加石家庄基地飞行任务的飞行员——最可信赖的飞行员。

大年三十那天,张利坚、王永福机组正在执行“石家庄--台北”飞行任务。年三十,手机短信祝福铺天盖地,佳节与祝福深深牵动了张利坚、王永福的思乡情。登机前,他们分别匆匆给各自家里打了问候电话,之后便关了手机,开始飞行。

春节打电话是奢侈问候

也许在张赟的心里,这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例行飞行,可是在更多人的眼中,他所承担的或许还有更多。缘于大局意识而产生的内在力量已经让他漠视了所有的困难。在东航山西分公司飞行部,这样的飞行员又何止是张赟一个。

又要过年,又要飞行,头发长了不光难受还影响形象,不理不行。王永福只好利用空闲时间,和主管领导请了几个小时的假,要求去市区理个发。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lefancapsule.com高频彩,高频彩,fc平台登录网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