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参加签派执照考试
2019-04-30 09:5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都说90后太张扬,不适合职场,但这对90后师徒身上折射出的团结、吃苦、敬业精神,让我们看到了民航精神在90后身上的传承。

(供稿: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

签派师徒和其他岗位不同,因为签派员需要掌握各类机型性能、航空气象识别、航空器资源决策、飞行机组、法规、机场、通讯、空管流控、飞行动力学等知识,学习时间较长,师徒关系也更深厚。

“不亲身经历,谁都无法明白手册上每个步骤的必要性,我也是被师父狠狠骂过才记住的。”韩博祺声音中有种年轻人少有的沉稳。

韩博祺虽然只是初级签派员,但他业务扎实、工作踏实,从未出过差错,很受领导信任。虽然第一次当师父,但他有一套自己的带徒方法,严管厚爱、公私分明、实践为主、问题导向、因材施教等词从他嘴里说出来,能感受到年轻的他不仅在认真当师傅,也在总结归纳中提升自我。

据柳旭峰介绍,今年春节两天本应由他值班,但师父考虑到他家离机场远,又是第一年工作,决定调班让他回家过年,柳旭峰对此十分感激。韩博祺却说:“这是签派传统,老员工‘罩着’新员工,更何况我还是他师父呢。”

除了签派工作,韩博祺还身兼南航新疆运行指挥部团总支书记,多才多艺的徒弟柳旭峰成了他的得力干将。师徒俩一个台前一个幕后,一个策划一个表演,共同参加篮球赛、羽毛球赛、“五四”活动等,不少同事称他们是“工作上的师徒,活动上的twins。”同为90后的韩博祺和柳旭峰不仅身高相同、性格相近,就连发型都梳成一样的偏分,师父夸徒弟“阳光、直率、踏实”,徒弟形容师父“阳光、随和、沉稳”。

民航资源网2016年8月18日消息:韩博祺和柳旭峰,两个“90后”,一个90年,一个93年,三岁之差却成为“两代人”。

在韩博祺的监控下,柳旭峰的首个旺季就开始独立运行航班。7月份某天,乌鲁木齐机场风切变,不少航班受到影响。柳旭峰按照心中预演多遍的延误流程有条不紊地处理:先与气象部门沟通得知恶劣天气还将持续2小时,再迅速通知快要落地的航班备降,再通知疆内短程航班延迟起飞,提前告知2小时左右到达的航班做好备降准备......“完美”处理后,柳旭峰正在等师父的表扬,没想到师父第一次冲他发了火:“我们是指挥部门,你是将所有飞机都安排好了,但那些等待飞机降落的机务、地服、清洁等部门却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信息卡在你手里,地面部门接不到飞机会影响整个公司的运行。”柳旭峰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考虑不足。

107荐闻榜

8月17日,在南方航空新疆签派室见到韩博祺时,他正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监控航班运行,和柳旭峰讨论着cz6069航班的运行通告、飞行预报等信息,语速奇快,“偏置航路”“配载平衡”等专业术语不时出现,若不是十分熟悉的搭档或业务生疏的人一定跟不上他们的谈话。

在柳旭峰眼神里,看不到普通徒弟对师父的敬畏感和距离感,更多的是依赖和亲近。“师父就像亲哥一样,是我的榜样。他是签派岗位唯一的90后师父,两年放单,三年收徒,我希望三年后自己也能像他一样厉害。”柳旭峰崇拜地说道。其实谦虚的柳旭峰也是同批入职者中的佼佼者,2015年11月参加签派执照考试,他是首轮通过的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后来,他还主动帮助未通过的小伙伴复习补考。

韩博祺和柳旭峰其实是一对师徒。师父韩博祺2012年入职,徒弟柳旭峰则是2015年入职,比师父晚了3年。“我们都是在中国民航大学读的签派专业,在学校我是他师兄,进了同一个公司又成了他师父,确实比较有缘分。”师父韩博祺介绍。

旺季航班量大,韩博祺和柳旭峰经常24小时连轴转。清晨和午夜是航班进出港高潮,签派室的电话声、键盘声、讨论声此起彼伏,如同战场。如遇特殊情况,工作量更是呈几何倍数增长,调整一个航班,可能会影响3个或更多航班,每个航班要分别通知飞行、客舱、后保、航食等多个保障部门,环环相扣。

韩博祺“出师”才一年,他说,虽然自己经验比资深签派员少,但刚结束徒弟身份的他,对徒弟心理、学习困惑、理解难点及重点等都十分了解。“新员工不熟悉工作,讲解的作用并不大,我一般采用先实践、后讲解、再总结的方法。”韩博祺说起带徒滔滔不绝。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lefancapsule.com高频彩,高频彩,fc平台登录网址版权所有